omegaY

【巍澜】串串香/他们的高中(一)

🐵普通高中生设定
🙈学生会副主席巍x学生会主席澜
🙉这时是俩人没有在一起但胜似gay的傻甜日常。

具体设定戳http://omegayyy.lofter.com/post/1d5e2f51_eee91e84
🙊每一篇可以看作单独的一个小短篇
🐒小清水,因为黃.暴作者被lof掀下车了
但如果大家喜欢,会在后篇写梗里的相关h
沙雕文笔的自娱文,不要深究
他们是p大的,ooc是我的,不拆不逆
————准备好?开始了!

课间。

赵云澜摊在桌子上,睡眼朦胧地拽了拽着沈巍的袖子。拽了一下看人没反应,再拽一下。他掀起眼角,湿漉漉地盯着沈巍:

“欸小巍,咱晚上去吃串串香吧。”

沈巍写字的笔顿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赵云澜又转回去,开口道:

“路边摊不干净,你要想吃我回去给你做…回家你先着写作业,等等就做好了。”

「谁要边写作业边看你炒辣油!」
赵云澜翻了个白眼,又拽了拽沈巍已经被他揪到一边长的短袖。

沈巍感受到了他的鄙视,叹了口气:
“别吃太多…对你胃不好。”

“耶。”赵云澜就权当他默许了,掀起嘴角朦朦胧胧地又睡下了,从桌子上挪挪凑近沈巍。

却不知道沈巍已经把笔放下了,正用一双腻出水的眼睛看着他。



放学。

龙中作为省重点,管得算比较松的了。学生晚上晚自习自愿,虽说大部分学生都被班主任留下来了,但沈巍赵云澜不一样,学习太好身份自由。

沈巍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以后,还要负责把赵云澜的东西收整齐。

赵云澜早在第四节课就跑的没影了。

今天周五,赵云澜的社团是…非人类研究?
沈巍看着赵云澜的安排表,眉毛跳了跳,扛起两个人的书包往外走。

沈巍一路上穿过走廊,路过的学长学姐学弟学妹们“沈学长”“沈主席”“沈巍啊”叫个不停,还有一个腿比竹竿细的小学妹要帮他扛包。

沈巍一路上笑着寒暄了半天,脸都要笑僵了,才找到赵云澜活动的教室。

沈巍敲了敲门进去,只见幻灯片上一张大血脸。沈巍面无表情地走进教室,看到前排椅子背上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一缕头发还翘着。

沈巍凭头认云澜,他悄悄地走到赵云澜身边坐下,摇摇快睡着的人:

“放学了,走吧。”

“嗯……沈巍?等等啊……呵啊———”赵云澜打了个大呵欠,撑着沈巍的胳膊摇摇晃晃地低下身子起来,眼睛迷离地小声跟后排座位上的同学们再见:

“先走了啊,拜拜!”

小学弟们被一个突然起来的头吓得不轻,一个个抖着跟学长再见。



出了学校门赵云澜扛着包甩:
“终于周五了!!!……哎呦这一周可真难熬。”

沈巍低着头想了半天,没想起赵云澜哪里难熬了,上课下课吃睡玩。

末了他选择默认:“嗯。”

俩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逛到了小吃摊。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一对帅哥十分扎眼,老板娘一眼看见赵云澜:

“哟,小赵你又来啦!快坐快坐!”

赵云澜在沈巍的眼神压制下,哭笑不得地跟热情洋溢的老板娘打了声招呼,又被老板娘火热的一句“老规矩啊!”喊掉了半个胆子,小心翼翼地瞥着沈巍的脸色说:

“这不…前些天来这里吃着味道挺好的,想带你来尝尝。”

沈巍瞥了一眼赵云澜,把包放在凳子上:

“不要胃了你。”

赵云澜刮刮鼻头,委屈的样子遮不住狡黠的小眼神:

“这不这次来有你嘛。”

沈巍最受不了他这样的神情,即使有再大的火气也只能被灭得只剩十分之一。他叹了口气:

“……走吧,去拿串。”

赵云澜见状一脸灿烂地站起来,跟在沈巍后面蹦跶。

他俩一人直奔荤菜区死命夹肉,一人在素食区仔细挑选。

两人出来吃饭,已经培养出了一个奇怪的默契:

赵云澜负责点肉菜,沈巍负责点素菜。

这个默契从第一次吃饭就开始了。

第一次出来吃饭是一年多以前,刚上高中,赵云澜才认识沈巍,琢磨着打铁关系,约沈巍出来吃饭。

地点是赵云澜定的:十分不健康的麻辣烫。第一次吃饭,拿回菜来之后沈巍看赵云澜面前一碗油腥腥的食物,脸都黑了,自己又站起来,忽视了疑惑的赵云澜,重新去结了一碗蔬菜。

从此以后我们的赵云澜,跟着沈巍吃饭就一定营养均衡。

后来沈巍知道赵云澜胃不好了以后,如果两人去吃伤胃类型的食物,他还会随身带一包养胃的茶。

比如现在。

赵云澜百无聊赖地拨弄着锅里的木签,看沈巍倒腾茶壶、烫餐具,然后灌上一壶新的热水把茶包放进去。

咕噜噜的水声蒸汽滚烫,赵云澜隔着湿漉漉的蒸汽看沈巍认真泡茶的样子,感叹道世界上真有这么好的哥们,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打得了游戏,养得了自己。

赵云澜正沉浸在人生赢家的佛系满足中,突然福至心灵地想起来一件事:

“欸沈巍,我现在要问你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嗯?”沈巍停下动作,以为他要问什么重要的事,于是凝神看向赵云澜。

只见赵云澜正襟危坐地问他:

“你以后要是有了小女票,会不会就重色轻友,冷落我这个兄弟了。”

“……”

沈巍卡了半天失笑,低下头继续给赵云澜搓筷子上的木刺,轻描淡写地回答:

“不会。”

可谁知赵云澜撇撇嘴,不以为意:

“恁,换谁都这么说……早知道刚刚就应该录下来,到时候等你为爱插兄弟双肋两刀的时候,我就把你这负心汉当年说的话放给你听。”

这都什么跟什么。沈巍一脸黑线地用筷子尾戳戳赵云澜的脑门,顺便把烫好的餐具递过去:

“快吃吧,毛肚已经熟了。”

“嘿!”赵云澜一听有肉吃了,早把刚刚的问题抛在脑后,搓搓手拎起木签。

赵云澜沾了一唇油乎乎的芝麻,辣油的温度烫得他嘴角发红,却还是急匆匆地把嘴塞得鼓鼓囊囊,像一只偷吃的松鼠。

沈巍看着他的吃相笑了笑,脑子里冒出来“可爱”两个字贴在他对赵云澜五米厚的滤镜上,也再没解释刚刚他回答的“不会”,究竟是“不会见色忘友”还是“不会找女票。”

沈巍低头笑了笑,也从锅里抽出一支千层肚,用筷子卸掉竹签,夹起来放嘴里。



赵云澜的嘴叼,他说好吃的地方口味绝对不会差。白芝麻被老板娘煸的很香,和牛油锅底的麻辣鲜香混合的恰到好处,食材切的也厚度均匀容易入味。沈巍一口就被涌上来的辣度呛了一下,但辣味之余食材的鲜味衬托的恰到好处,刺激着口腔分泌唾液。

谁知道这芸芸小吃摊中还有这么一家良心店。

沈巍抬头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赵云澜,谁知对方也在看他,还顶着得意的表情,嘴巴里堵着,含糊不清地说一句:

“不错吧。”

沈巍兴许是被他的傻气所传染,看他嘴角没舔进去的芝麻,噗嗤一声漏了气笑开,眼角弯弯的:

“嗯,好吃。”



两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饭量都不小,但苦了沈巍,在赵云澜一口口吞肉的时候要时刻把青菜从签上捋下来端给赵云澜,又要给他倒茶。

本来食物就是辣的,赵云澜本想要瓶冰啤酒冲冲辣,结果被沈巍的一壶茶浇灭了念头。

茶是热的,喝进去辣度反而在嘴里肆意横行。赵云澜伸着粉舌头呲气,眼睛被辣油熏得通红,可怜兮兮地看沈巍。

沈巍别过头,把服务员招来,在赵云澜期待的眼神中,要了一瓶常温矿泉水。

“……我鄙视你。”赵云澜挤出一个笑容。

沈巍接过矿泉水,拧开瓶盖把水倒入茶壶降温:

“吃辣再吃冰,会刺激胃引起胃痛,可能引起急性的胃黏膜损伤,”

他抬眼看向赵云澜,面无表情地把已经降温了的茶倒给他:

“你还想再像上次那样胃疼一次吗。”

赵云澜撇撇嘴,破天荒的没再反驳。

————上次赵云澜和一帮狐朋狗友吃饭,麻辣小龙虾加上冰啤酒和中午没吃饭,赵云澜非常顺利地就犯了急性胃病。

沈巍坐车赶到的时候赵云澜整个人在凳子上缩成一坨,额头上薄薄的一层冷汗,站都站不起来。

沈巍冷着脸扫视了一圈餐桌前被吓着了的学生,直接把缩成一团的赵云澜环起来,能举铁80kg的手臂托着赵云澜的腿弯,十分轻松地把他捧进了出租车。

沈巍在车上不顾虚弱的赵云澜阻止,硬生生让司机开到了医院。

因为赵云澜不愿下车,沈巍把他用公主抱抱进了二楼肠胃科。沈巍把他抱到位子上时,老大夫都看呆了,赵云澜选择装死逃离处境。

千逃万逃也没逃过老大夫开的一记屁股针。

赵云澜为此还冒着虚汗挣扎了许久,被大夫吩咐沈巍的一句“按住他。”给日挺了。

第二天他黑着脸扶腚和一脸歉意的沈巍一起去学校时,熟人看见他们俩,还以为赵云澜终于(??)被沈巍上全垒了————

哦往事不堪回首。

赵·大男子主义·云澜愤恨地撕下一块平菇。



今晚游戏服上有联赛,俩人吃饱后慢悠悠地逛回去打联赛。

夏天黑天很晚,八点多太阳才往下降,夕阳拉着两人的影子叠在一起。

沈巍扭过头看拍着肚子晃的赵云澜,没心没肺笑着的面孔与一年前无异。

「高一报道第一天回家时,赵云澜在路口碰到了同班同学的他:

“呦,沈…巍是吧?你也走这边?”

“……嗯。”

“咱俩同班!新开学第一天你可能没记住,我叫赵云澜,就是自我介绍以后想当男版的美少女战士的那个!”

“我知道。”

—— 从你刚进班门的那一刻起,我就记住你了。

——你笑的那么好看。」

沈巍看着这张面孔,不知不觉陪着他走了一年了。

一年里两人同甘共苦,手足兄弟。孑然一身活着太难,无父母相伴的两个人相识相知互相照顾,比亲兄弟还要亲。

沈巍有时候想,如果一辈子就这三年该有多好。热风吹过沈巍和赵云澜的发梢,他见光透过赵云澜被风吹得忽闪忽闪的睫毛,心里热得发疼。


——有些人你就是想跟在他身边一辈子。


——无论身份。



赵云澜懒散的眯着眼,与沈巍并肩迎着风。突然他似是想起来什么,停了,转头和沈巍没来得及收回的视线对上。

“…哦对我想起来,你还有个名单表没做是吧。走走走快点!咱俩早回家一起糊弄完,好上线。”

没说完就把插在口袋里的手伸出来,“啪”的一下揪住沈巍的手腕,带着他往前慢跑。

沈巍愣了一下,刚想提醒赵云澜刚吃完饭不能剧烈活动。

可沈巍犹豫了半天没舍得让他松手,只与他并肩往前跑。


【TBC】

记个巍澜的普通高中生设定
具体设定见图
剧版大结局太虐没看写个小甜梗自娱文
不定期更新
作者开心就好
翻车翻到怀疑人生只想写清水
大家要是不喜欢我就自己瞎几把写
喜欢我就更的快一点

【巍澜】【ABO】你们要的棒棒糖梗

第三次重|发

双A设定,spa#nking,棒棒糖插ru,干xìnggāo潮,其他见文
还被限流……真的生气…

全文走|链

wb:https://m.weibo.cn/5541997454/4265393416068185

石墨:https://shimo.im/docs/UtM6Z0wsDREzxCrs/
评论补|链。

【巍澜】夫夫大封以后没羞没臊甜到腻的日常(R18)

阅前须知:
一切设定从书*唯一剧版设定棒棒糖和一句台词*
时间线:大封以后很久,两人老夫老夫。

弃权声明:他们来自P大,ooc来自我。

关键词:厨房,洋葱,围裙,奶油,抱艹,自己动,爱。
不拆不逆

请勿转出lof

——————准备好了吗开始啦



自从老赵和沈教授同居以后,特调处的众人已经习惯赵处每早嘴里叼着棒棒糖、手上拎着便当袋来上班的标配了。

众所周知,赵云澜的胃病是沈巍的心结,自然沈教授会抓住所有机会好好给赵云澜养胃。

不仅赵处的一日三餐全由他负责,就连特调处顶头上司每月的应酬安排,也全由沈教授详细记录。

特调处的众人每月最喜闻乐见的就是,当天晚上,他们处长不得已地去参加这个月的第五次应酬,第二日上午沈教授就会打来电话,在汪徵轻轻的语气里,略带尴尬地给赵处请上半天假。

有时候会请一天假。



回归主题,虽然赵云澜每日没心没肺地四处炫耀:今天我家媳妇给我做的啥啥、我大宝贝咋咋这么好等等,

但脑回路如赵云澜,他成天心里的小活动多着呢。



—————沈巍爱他爱得太过了。


赵云澜有时候会在午饭时间想。

小鬼王压抑了一万年的感情,时不时地会在沈巍的眼神里压向他。这就像没了堵头的湖水,静静地上涌,溺到他没法呼吸,却甘愿在其中沉沦。

他之前说他这么喜欢沈巍。可沈巍呢?沈巍对他,爱字都言轻。

赵处长没日夜地跑案子,紧急时会睡在特调处,醒来一定会有一双一夜未盍的眼睛望着他。

明明收到了他的消息,明明清楚他的实力,不见到他就是不放心。赵云澜一醒,沈巍就会笑,是那种“你醒啦”“你休息好我就放心了”的笑。

眼角弯弯的,明明是最黯的灵魂,可最阳光最暖的缝隙,全给他了。

太过了。

原来全身心地爱一个人,连付出都想攀比着更多。



—————赵云澜愤愤不平地发现,他原来也会像小姑娘一样在恋爱中胡思乱想。

“妈蛋。”

他把便当盒盖打开(里面是画着小眼镜的蛋包饭),夹起西兰花狠狠塞进嘴里。

“这他|妈为什么会这么好吃。”



今天特调处没啥要紧事,午饭后赵处眼珠子滴溜一转,用人|民|公|社时期队长给老百姓分大锅饭的语调,对特调处的众人宣布:“今天也没什么急事,大家早下班回家歇歇吧。”

好一个体恤民情的处长形象。

还是祝红当即反应过来,瞟着赵云澜:

“又要去会周郎了。”

“嘿嘿。”

“小心腰肌劳损。”

“滚蛋!”

赵云澜笑骂着跳上机车,一溜烟没了。



路上等绿灯的空,赵云澜翻出手机哒哒哒地给「亲亲老婆」发了几条消息。

另一头的人|民|教|师还在勤勤恳恳地教课,没有注意到手机屏幕亮收到「阿澜」的消息。

离沈教授下课还有一个半小时,赵云澜踩了踩油门直奔超市。



等到人民公仆回家时,镇魂令主正好在系围裙。

“欢迎回家,亲爱的。来给老公亲亲。”交换一个黏|腻的吻。

“你说要学做菜?”

沈巍把手环到赵云澜身后,慢慢地把围裙系好。随着手的动作收紧,赵云澜的腰线被勾勒出来。

今天他穿了件黑色长袖单衣,围裙是沈巍的,带着他的味道。

“嗯…”赵云澜被他的动作弄的有点痒。

“为什么?”沈巍低下头扫了一眼,“很适合你。”

“这不兴致来了嘛。”

赵云澜借着两人的姿势在沈巍耳边呼气。

“想让斩魂使哥哥教人家做菜~”

小鬼王即使长成大鬼王脸皮依旧薄得出奇,耳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好。”

赵云澜感受到自己腰上的手臂紧了,他的耳朵被对方轻咬,热气惹得他缩脖子躲闪。

“哎……诶诶,巍,行了,开始教吧?”再不开始就擦|枪|走|火了。

“嗯。”沈巍的脸仍是红的,目光却盯着他因唾液濡|湿而亮晶晶的耳垂。

赵云澜老脸一红。果然在一起久了连脸皮薄都会传染。



“做菜,首先从洗菜切菜开始。”

沈巍目光扫了一圈,从操作台上拿起一个洋葱。

“洋葱比较容易,连着洗菜切菜可以一起教了。唯一的缺点是洋葱切时,会挥发硫化物容易惹人流泪。”

他用菜刀把洋葱根部切除,递给赵云澜让他把皮去掉,然后揽一下他的腰来水池前。

“但这种物质易溶于水,如果在水中剥开就不会呛眼了。”

沈巍把洋葱切成两半,拿一个盛了水的盆,让赵云澜把洋葱放在里面剥开,他先去洗菜了。

没想不一会儿,小傻孩赵云澜自己剥着剥着剥嗨了:“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地剥开我的心~你会发现你会讶异~你是我最压抑最深处的秘密~”

边唱还边扭|胯。

沈巍手上虽然一直在忙活,但眼睛一直没离开他,笑的很温柔。

“哈!剥好了。”赵云澜把洋葱里水滤掉抬起盆给沈巍炫耀。

没想到一抬眼发现,沈巍已经把其他菜全洗干净切好了。

喔,人|妻有这么好。

老|子的。


“嗯,之后是切菜,来…”

沈巍把洋葱片叠在一起放在切菜板上,从身后环着赵云澜,一只手握住他拿菜刀的手,一手引着他的空手压住洋葱,就着这个姿势开始切。

两人的温度相同,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血液是流通的。厨房里只能听见刀切洋葱咯吱咯吱的声音。

赵云澜最呆不住这种气氛,腻腻的、麻麻的。于是他脑子里又开始跑些奇怪的东西了:

“呣……突然觉得你挺像洋葱的。”

沈巍动作顿了顿,开口:

“让你哭?”

“不是!!!”

还他那个傻叽叽的小鬼王吧!

那什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以后让他离老楚远点。

“就我刚才唱的那个…”



赵云澜觉得自己和沈巍的纠葛包揽了种洋葱的整个步骤。

万年前昆仑君把一支嫩芽小心埋在土里,吹一口仙气把小鬼王列入神籍。

万年后等到小芽长开,赵云澜一口气没上来地发现,沈巍这个人把自己一层层的裹的也太严实了。

表面一层是文思敏捷的沈教授,往下一层是不怒自威的斩魂使,再向下……赵云澜就开始心酸了。

他说他对不起沈巍,早知道这人死心眼地孑然一身一万年往返于黄泉道上,他就不该当日留小鬼王一条神道,不该把这四大天柱压在他身上,就不该……



“没什么。”

都过去了。

“行了,我会了,让我来自己试试。”

忽略沈巍疑问的眼神,赵云澜用胯推了他一下,让他去做菜。

“……小心点,别切到手。”

沈巍恋恋不舍地松手,转身去淘米了。





“嘶…”虽然洋葱是在水中剥开的,切的时候还是呛眼了。赵云澜一开始还试着用手背揉揉眼,但越揉越疼。

于是我们摇山振岳的昆仑君成功地红了眼、哭了。

“啊……眼好疼,巍巍?来,过来帮我擦擦。”赵云澜难受得闭上眼,朝沈巍的方向喊。

感受到对方的气息扑面而来,闭着眼的赵云澜觉得有些不妙。



要让沈巍说,选洋葱让云澜切,没有私心是不可能的。

沈巍从没看过赵云澜在床|下放|纵地哭过。

受伤不会哭,遇到亲友背离不会哭。作为特调处顶头上司,人心摇时他不摇,天塌下来时他先扛。后来寻回昆仑记忆时,他为了沈巍流下唯一一颗泪,告诉沈巍他对不起他。

可即便全天下的人都对不起他,唯有昆仑没有。

邓林之阴,惊鸿一瞥,小鬼王才有了生命。

沈巍靠上去,吻掉赵云澜眼角的一滴泪珠。然后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尖,虔诚地抚在赵云澜微颤的睫毛上,顺着泪珠垂落下的轨迹,将咸咸的味道扫入口中。

赵云澜勉强睁开了眼睛,带着泪的睫毛扑扇扑扇,挠得沈巍的心痒痒的。

沈巍的眼神直勾勾的陷得很深,赵云澜见了,嘴角一扬道:

“大人,奴家眼睛疼,要大人给呼呼。”

“好,我给你呼呼。”
沈巍笑了,可眼睛却通红。
他最没办法在赵云澜面前掩盖他的情|动。

戳我在厨房吃小澜孩:微博:https://m.weibo.cn/5541997454/4262873586755490


备份: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d4f5281989dca72237ba715924d4108f
【手机党链接见评论】




等两人清理完,赵云澜穿一件白色卫衣,头发湿漉漉地靠在门框上,看沈巍在厨房把他们刚刚没做完的晚饭做完。

沈巍感受到了他视|奸性质的眼神,耳朵红了。又似是想起来什么,手上动作停了一下,头也不抬地说道:

“你不用学了,做菜。”

赵云澜眨眨眼,没反应过来。

“什么…?”
不是,好端端的为啥不让他学了?

那一瞬间,赵云澜脑子里冒出来了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念头:“拔|屌|无|情”“老|子是不是没有吸引力了”“你是不是不要人家了”“我还想学会做菜包|养你呢”云云。

没等他脑补完,只听沈巍语调平淡地说:

“我喂饱你。”

赵云澜靠着门框呆在那,良久,他害羞似的挠了挠鼻子,福灵心至地想起来他俩刚认识不久时他说的一句话,低声笑道:

“沈巍啊沈巍…你说你这么好,我怎么舍得放手啊。”






————end

正文完

(大家要是喜欢下一篇我写用棒棒糖艹小澜孩的惩罚play)

你们要的棒棒糖play来了

http://omegayyy.lofter.com/post/1d5e2f51_eedf4f37

雷神三的一些官逼同小细节!

在锤基圈中吃了三年粮,最终被官方炸出来了!
——————剧透分割线——————
——————剧透分割线——————
——————剧透分割线——————
——————剧透分割线——————
——————剧透分割线——————
——————剧透分割线——————
看了很多太太的看到的电影细节,觉得啊啊啊啊啊啊啊看的好细致好想二刷!咱们的太太都超级棒给太太打电话!!!!!!
下面我盘点一下我一刷看到的细节【躺】
不全请原谅

1.最开始loki装作Odin看话剧的那一段
当时看二公举躺在哪里说:I didn't do it for him
超可爱!!!论二公举的自恋和中二病哈哈哈哈哈【划】

下面重点来了:

话剧的背景是阿斯加德金灿灿的城堡,连接着下面的彩虹桥。

彩虹桥,众所周知电影里是五彩的bulingbuling闪光的。而在话剧的背景上———
        
     ———被直接画成了一道道的彩虹色!(没有渐变,就是红橙黄绿青蓝紫。)

是的就是那种代表同.性.恋的彩虹色。

就是大家在电影里看见的,当演员基妹躺在锤哥怀里的时候,他俩的背景是彩虹色。

什么都别说了,叫一声官方粑粑。

2.当锤哥在电影末尾用一道最大的闪电批海拉的,所有人向那看的表情都带着惊讶与震撼的时候,给了一张loki的特写:当他转头看向那里的时候,眼里带着惊讶,随后立即转变成了一种:

我哥终于成长了我早就预料到了太不容易了太长面子了好帅好欣慰好自豪好激动的小眼神

【我不管,不是我ooc,只能说我抖森演技好(迷妹脸)(被踹飞)】

3.飞船上的I'm here.之后的拉灯,基妹在下一幕出场晚了一会。

官方懂啊。

我估计要死在锤基坑了。